新华网 > > 正文

舰长"放单":如何找到"仗剑走天涯"的快感

2018年04月09日 08:55:47 来源: 解放军报

    原标题:舰长“放单”,前路是鲜花还是荆棘——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探索单舰指挥机制新闻调查

    几分无奈的过往——

    一舰之长,却找不到“仗剑走天涯”的快感

    “绝大多数官兵都能休完假,教练舰长的休假完成率却不到20%。”2017年年初,看着干部部门送上来的一份休假情况统计表,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领导既揪心又无奈。

    “不是不想休,也不是单位不让休,是真的没时间。常常是刚出海回来,任务一转换,马上又随另外一艘舰出航。”该支队教练舰长兼副参谋长王文武坦言,近年来,支队出海任务越来越多,符合能航指标的舰艇年平均出海时间超过180天。而按照惯例,执行重大任务的舰艇一般会安排一名军事领导“保驾护航”,确保舰艇任务顺利完成。但现有的编制教练舰长已满足不了舰艇执行任务的需要。日益凸显的矛盾让“日益疲惫”的教练舰长呼吁——把指挥席还给舰长!

    “立足部队实际,适度地‘保驾’是必要的,而对那些成熟的舰长,可以有条件地‘放单’。”该支队领导说,教练舰长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筹划训练、监察考核和钻研战法训法上,各级各司其职“不越位”,才能保证驶入自己的“航道”时不偏航。

    “有惊无险!”回忆起那一次实兵对抗演习,兰州舰舰长朱正中心有余悸。那次演习,兰州舰负责对蓝方战机实施对空拦截。关键时刻,已掌握射击时机的朱舰长还需按程序向当时随舰指挥员报告请示射击,一套流程动作下来,险些错过战机。

    “都火烧眉毛了,如果还坐等上级拍板,无异于坐以待毙。”朱舰长一脸无奈地说,紧要关头万一出现舰长和随舰指挥员决策不一致的情况,结果更是难以想象。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像骑着自行车,总有人在后面把着你,有劲都使不上。”与几名舰长座谈中,衡水舰舰长陈慎刚的“神补刀”道出了舰长们的无奈:训练资源被挤占,临机决策能力得不到锻炼,空有打赢的决心,却没有临机决策的机会。一舰之长,却找不到“仗剑走天涯”的快感。

    任务指挥员干舰长的活,舰长干值更官的活,值更官成了传令兵……虽是一句调侃,听起来似乎“言过其实”,但不少人也心存忧虑:长此以往,层层“保驾”会不会造成能力层层弱化?

    “按岗履责是部队有序运转的重要前提,打起仗来,哪来那么多上级指挥员给各舰‘保驾’?”海口舰舰长樊继功直言不讳地指出,长期以来,执行重大任务由上级领导、机关人员“保驾护航”是惯例。“保驾”看似能“兜底”,但也会导致单舰指挥层级产生依赖心理和惰性思维,独立决策和临机处置能力得不到有效锤炼。

    “真想酣畅淋漓地打一仗,彻底释放体内的‘洪荒之力’!”海口舰对空长姜勇说,未来信息化作战指挥,必将是基于指挥信息系统的离散化配置、分布式决策、交互式指控。“保姆”模式已然不合时宜,一种更高效、更顺畅的指挥体制呼之欲出。

    解开多余的束缚——

    “放单”是舰长必须迈过去的一道坎儿

    “单舰执行一般性任务应摒弃以往的‘保姆’模式,让舰长放开手脚指挥。这就好比学开车,有教练在一旁踩刹车跟自己单独上路,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去年初夏,在支队“战法研究室”里,每月一次的“舰副长论坛”如期召开,柳州舰舰长王凯率先发言。

    一石激起千层浪。王凯一席话立即引爆了论坛现场,舰长们围绕“舰副长能否放单”以及“具备什么资质才能放单”等问题展开了激烈讨论。

    “真想打仗、真谋打仗、真抓打仗,‘放单’势在必行,但步子要迈稳,还需研究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评估方案和实施细则。”支队长邱文生的话说到了大家心坎儿上,更打消了各级的顾虑。

    单舰党委班子能力、单舰整体训练水平、舰长和副长能力、值更官和专业骨干能力……经过充分研究论证,一组组数据、一项项指标以及一条条量化评估标准被确定下来。最终,集评估、审核、实施、奖惩、监管为一体的《舰艇长“放单”能力评估及组织实施细则》以及与之配套的《舰艇出海训练请示报告规范》《基层建设检查考评实施细则》等法规制度相继出台,并下发部队,为支队试行舰长“放单”提供了制度保障。

    “舰长率舰单独执行任务,实战的锤炼、经验的积累至关重要。”合肥舰舰长赵岩泉曾参加过中俄海上联演、环太平洋联合军演等多项联演联训任务,一些外军舰长单独率舰全世界执行任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次海上封控演练,在红方编队全速突破封锁线的关键时刻,赵岩泉主动“放弃”封控区,指挥合肥舰隐蔽机动至红方编队后方,反守为攻,与己方舰艇对封控区内的两艘红方舰艇实现夹击……这场演练,蓝方以弱势兵力,封控住了数十海里宽的海区。面对“逆袭”,赵岩泉感慨地说:“以硬碰硬,我们几乎没什么胜算,临机决策有时更能激发各级指挥员的潜能和灵感,取得出奇制胜的效果。”

    无独有偶。去年下半年,一场“猎鲨”行动在南海某海域拉开战幕。兰州舰作战指挥室里,各战位全力判别可疑目标,但“敌”潜艇仿佛蒸发了般,搜索数小时仍一无所获。

    “会不会是‘敌’潜艇采取尾随战术,一直在我盲区活动?”独自指挥,舰长朱正中倍感压力。他双眼紧盯态势显控台,眉头紧锁。突然,一道灵光从脑海中一闪而过,“‘敌’潜艇想暗度陈仓,咱们就来个出其不意!”朱正中随即下令,兰州舰采取“疯狂伊万”的战术,迅速掉头,打了“敌”潜艇一个措手不及。“狡鲨”行迹败露,被捕获于大洋深处。

    “‘灵活’是作战指挥的灵魂,也是指挥艺术的最高境界。现代战争制胜机理在于快速应变,要求实施‘快速到终端’的灵活指挥,在瞬间交战、‘秒杀’制敌的战场上夺取‘制时间权’,进而带来意想不到的非对称优势。”该支队领导说,但实现灵活快速指挥并非易事。舰长“放单”的核心就在于逼着舰长快速反应,用果断正确决策、临机快速破局来主导己方行动,掌握战场主动权。

    展望星辰大海——

    舰长“放单”还需融入体系练指挥

    新年伊始,翻开该支队一份出海训练人员名单,记者看到,近期组织出海训练的舰艇都是按舰艇实际编配人员出航,即使有“加强力量”也变成了监察人员,一般性任务全部实行“放单”。

    “加强力量变成监察人员,这是‘放单’新举措,还是‘新瓶装旧酒’?”看到记者一脸疑惑,支队作训科副科长石亿介绍说,去“保姆化”并不是将机关随舰出海人员的职能拿掉,而是将这些职能交还给舰党委、舰长和舰指挥所。

    初冬,南海某海域波谲云诡,三亚舰舰长王先军独自率舰与“敌”舰激战。虽是独自率舰,但王先军并非孤军奋战。空中,预警机实时提供战场态势;陆上,数个机动岸导发射单元蓄势待发;海上,编队各舰全时建链组网,即使相互看不见,却彼此“心照不宣”……海天间数据奔流,把参演各兵力结成一张体系之“网”。

    “现代战争的显著特点是平台作战、体系支撑、战术行动、战略保障,制胜机理在于体系支撑下的精兵作战。”训练间隙,王先军对记者说,比如,美军击毙本·拉登就是一次典型的例子,表面上看仅动用了4架直升机、24名特种兵,但天上有卫星的信息保障,海上有航母舰队接应,陆上有美军驻中亚的军事基地进行支援,实际上是一场体系支撑、多维立体的战略性行动。

    “一个指头再长,也不及拳头力量大。舰长‘放单’不是让你单打独斗,而是融入体系练指挥、练谋略。”该支队领导告诉记者,近年来,在抓好舰长“放单”的同时,他们还积极与友邻部队的舰艇、飞机、潜艇进行协同训练,并与战区空军部队建立联战联训机制,强化舰长的大局观念和指挥协同水平。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去年年末,该支队舰艇编队奔赴某海域进行实兵对抗演练。编队指挥员、支队长邱文生淡然地说:“这一次,我们只负责观摩督战,把指挥席交给各舰舰长。”

    大洋深处,各舰警戒雷达高速旋转,海天之间数据奔流。综合战场态势,红方编队指挥所决定柳州舰前出诱敌,昆明舰隐蔽设伏。

    这一招用得极险,昆明舰必须在前出诱敌的柳州舰与“敌”舰超视距接触时立即捕捉目标,并率先发动攻击,否则柳州舰就成了“活靶子”。作为同一战壕的战友,红方昆明舰实习舰长张尧和柳州舰舰长王凯密切配合,各种情报信息实时共享。

    “方位××,雷达发现目标。”接到柳州舰敌情通报,昆明舰迅速反应,数枚导弹呼啸而出,一举摧毁“敌”舰……但几乎就在同时,“敌”编队其余舰艇也对柳州舰发动攻击,王凯临危不乱,指挥柳州舰全力抗击,并快速转向机动进行规避,将损失降到了最小……

    “演练中,各舰舰长贯彻上级意图不折不扣,应对突发情况果断及时,展示了新时代舰长应有的水平。”总结讲评会上,得到了支队领导的肯定,昆明舰实习舰长张尧一脸的欣喜:“这一仗,打得痛快、打得过瘾!”

    同时,这一仗,也更加坚定了支队领导推进舰长“放单”的信心与底气。今年1月4日清晨,习主席发布训令后的第二天,支队数艘舰艇就解缆起航,迎着太阳的光辉,驶向辽阔的大海……(王栋、邵婧、周启青)

【纠错】 [责任编辑: 蔡琳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98461811